妙香阁休闲馆

妙香阁休闲馆 按摩服务、SPA保养、健身服务等;
致力于打打造现代化健康的养生方案。

当前位置  >  首页 > 养生资讯 > 正文 返回 >>

我和广州spa会所的女孩谈恋爱是什么感觉?

编辑:男士养生会所 更新:2020-08-07 浏览:229次
我是小王,今年 33 岁,土生土长的广州人。

我们家除了我父亲这一辈,往上全是搞艺术的,所以小的时候爷爷奶奶也培养我,教我弹钢琴,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音乐的种子。

中学的时候接触了摇滚乐,里面不管是对现实的批判,对性和暴力的描述,都好像为青春叛逆的我打开了一扇窗户。

那可比你侬我侬、谈情说爱来劲儿多了,我想在那个阶段的少年,没有人能抵挡得住摇滚的魅力。

后来学校找我爸妈谈话,说让我转去「工读学校」。他们会把所有的「坏孩子」聚在这个学校里,采取军事化管理。

我爸征求我的意见,我坚决反对。

然后就在初三,某天我翻墙逃课去网吧之后,我就再也不用去上学了。

辍学后,我卖过假鞋,搞过乐队,做了一些七七八八的事儿,就是和正事儿不太沾边。

2007 年,我当时和几个北漂的兄弟组了一支乐队,我是鼓手。每个不太出名的乐队,都逃不脱去酒吧演出赚钱的经历。当时北京的酒吧竞争激烈,我们收入不太稳定,基本只能吃饱饭。


突然有一天,我们乐队一哥们儿,也不知道是什么七拐八拐的关系,联系到了济南一个酒吧,说是老板投了很多钱,现在是济南第一大酒吧,想从北京拉一支成熟的乐队过去驻唱演出。

开价也很高,一个月 1 万多。你想想,2007年,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个职业来说,多大的诱惑。

大家都见钱眼开,拿着行李,背着琴,坐火车就去济南了。

广州的工作比我们想象中进展得还要顺利。

第一感觉是,那边儿消费低。在那儿是吃的也便宜,喝的也便宜,租房也便宜,挣得还多。

男人手里有闲钱、闲时间了,就想去广州spa会所这种地方耍。

我年轻的时候还特别好这个,心里有瘾。只要看见那种环境好的会所,我就走不动路,特想进去玩会儿。

就算没有条件去玩儿,只要站在会所门口抽棵烟,我都觉得踏实。

在里面是什么感觉呢?感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在被抚摸,这句话特别准确。

广州那个时候有个红灯区叫「香港街」,在城中村里,特别破败的一条路。但是你只要打车,跟司机说,我要去香港街,司机 100 % 知道你去干什么了。

我不爱去那儿,我觉得太低端了。

我们乐队的吉他手和我是特别好的朋友,他就愿意去香港街这种便宜的。

他和我说过一句话,「这个东西最后是不是结果都一样?那你得玩儿出性价比啊!」

我觉得说得还有点儿道理。

有一回我俩在附近吃完饭,他就拉我上香港街了。找了这条街上最高档的广州spa会所,进去了。

他上楼消遣去了,我没什么兴趣,就和几个没上钟的技师坐沙发上看电视。

无巧不成书,电视里正在播《重案六组》,正好说的是:失足少女,为情所困,毒杀男友,携款跑路,投案自首,这么一个故事。

你想当时的气氛得多诡异,我和几个女技师一起看一个女技师犯罪的电视剧,还一边儿嗑着瓜子,时不时聊上两句。

这个时候,会所的男经理走了过来,他肯定觉得很奇怪,一个大男人来会所,竟然不消费在这儿看电视,这是他的失职。

他冲我说,「男贵宾,您今天心情不好吗?怎么不玩儿啊?」

我说,「我哥们儿上去了,我不想玩儿。」

他说,「我们这儿的服务是最好的,如果您不满意,一分钱不收。」

当时给我的感觉是,要是我今天不在这儿消遣一下,我就走不了了。

这时候,旁边有位姑娘说了一句,「他不玩儿就算了,别强迫人家。」

我扭过头去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。
第一眼,我就对她产生了异性之间的那种好感。

她很与众不同,妆虽然化得很浓,但一点儿也不风尘。单眼皮、牙齿白白的,人很瘦,脸却是圆圆的。

有点儿杨超越的感觉。

后来我去店里找她消费了一次。一般技师上钟是一个小时,不能早退,但可以加钟。

那次我就多买了一个钟,和她聊了一些有的没的。她肯定觉得挺奇怪的,怎么这个人花钱买一小时跟我说话。

有次我跟她说,你晚上有事儿吗?我请你吃顿饭,没想到她答应了。

那会儿我买了一辆二手的小摩托,特别破,跑起来跟要散架了似的,还突突突冒蓝烟。我骑着摩托去接她。

她穿了一个裙子,看着我的摩托说,「这要怎么坐啊?」我说你侧着坐。

然后她就坐在后座,一手搭着我的腰。
这一次在广州spa会所的感情确实让我很难忘的。

推荐资讯